俄罗斯华人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47|回复: 0

[灌水/杂烩] 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用创新驱动发展

[复制链接]
谁伴明窗独坐 发表于 2017-11-22 07:04:3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

葛洲坝动作比宋嘉卉还快了一步,她深谙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个道理。生母早逝,宋大老爷又是个不靠谱的纨绔,只管自己享乐不顾子女死活。打小葛洲坝就知道有委屈一定要说出来,三分委屈得哭成十分,如此宋老夫人和小顾氏都不敢轻慢她,因为她们都是继室!



    葛洲坝推开了要给她止血的白芷,还故意抹的到处都是,就这么一路哭着跑到了温安院。



    正房内的一干人等被她这模样吓了一大跳,小顾氏更是惊得站了起来,抢步扶住冲进来的葛洲坝,吓得手都抖了,颤声道:“阿音你这是怎么了?哪里受伤了?”一叠声要传府医。



    葛洲坝泪如决堤之江水滚滚而下,她扑进小顾氏怀里哽咽着喊了一句母亲,就再无别话,唯有呜呜咽咽之声。



    白芷噗通一声跪倒在地,悲声道:“夫人,姑娘是被二姑娘打伤的。”



    此言一出,小顾氏与林氏同时勃然变色,惊疑不定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白芷。



    白芷:“姑娘和二姑娘拌了几句嘴,二姑娘就气得砸了果盘,姑娘不欲起纷争,遂想离开。不想二姑娘追了上来要姑娘道歉,姑娘不肯。二姑娘抬手就想扇姑娘耳光,姑娘气急之下打了回去。二姑娘便把我家姑娘打成了这幅模样。”



    白芷砰砰砰的磕头,饮泣吞声道:“老夫人,夫人,你们可得替我家姑娘做主啊!”



    宋老夫人一张脸霎时阴沉下来,直直的盯着白芷:“为什么拌嘴?”



    白芷张了张嘴,难以启齿的模样。



    葛洲坝哭声忽的大了些,像是被触及了伤心事,在小顾氏怀里哭的摇摇欲坠。



    宋老夫人看了看她,让人先扶她去耳房处理伤口,随后看向和葛洲坝一块进来的小孙女:“阿淇你来说说?”



    宋嘉淇正琢磨着该怎么添油加醋,就被林氏截了话头。



    “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这话林氏说的没甚底气,她还记得三年前女儿和葛洲坝打起来的那一回。



    恰在此时,宋嘉卉来了,也是哭着跑进来的。葛洲坝紧随其后。



    宋嘉卉一进来看也不看,直直冲到林氏怀里:“娘,葛洲坝打我,葛洲坝还帮着葛洲坝欺负我!”



    宜安县主眸光一动,抬眼似笑非笑的看向林氏和宋嘉卉。



    林氏心疼的看着女儿脸上的指印,再看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登时心揪成一团,哪里还能留意到她话里的不对劲,一叠声问她疼不疼?



    她这一问,宋嘉卉哭的越发伤心了。



    宋老夫人被两个孙女哭的脑仁疼,重重一拍桌子:“都给我闭嘴!”



    咣一下,吓得所有人都为之一颤不约而同的看过去。



    宋老夫人冷冷的扫视一圈,最后看向葛洲坝,放缓了声音道:“暖暖,怎么回事你来说说。”



    伏在林氏怀里的宋嘉卉突然瑟缩了下,偷眼看着中间的葛洲坝,下意识咬住了嘴唇。



    葛洲坝向长辈见了礼后才开口陈述,她记性好,口齿又伶俐,将凉亭里的对话复述了七七八八。



    随着她的话,屋内的气氛也越来越凝重。



    简单处理好伤口就出来的葛洲坝不禁泣声:“我挤兑二妹是我不对,可先挑事的是她,祖母是没看见二妹当时说话的那种神态。”说到这儿她拭了一把眼泪:“我说了那么两句话,她就能气得砸盘子,那她说那些话时有没有考虑过我和六妹的心情。”



    葛洲坝十分配合的低下头,留给众人一个黯然神伤的身影,无端端让人生出心疼之感。



    葛洲坝还在声泪俱下的控诉:“二妹命好,有亲娘疼着宠着,我和六妹有母亲和祖母疼宠,原也不比她差什么,可没有亲娘疼爱到底遗憾。也是因为这一点,长辈们格外疼我俩一些。可二妹呢,她在我们面前炫耀二婶多疼她,得意洋洋地往我们伤口上撒盐。当年她就做过这种事,让我怎么相信她不是故意的。六妹性子好,我却是不肯忍的。”



    宋嘉卉被她说的方寸大乱,摇着头否认:“我没有,我就是随口一说,我没有。”她摇着林氏的胳膊,哭喊:“娘,我没有!”


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俄罗斯留学生论坛|Archiver|小黑屋|手机版|(京12065377号)|联系|QQ:8695101|ixRu.coM  

GMT+4, 2017-12-12 06:39 , Processed in 0.141069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